林冈:民进党内的派系演化轨迹及其制度性原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2012年民进党的党主席选举和最高领导层的权力分配,说明派系政治仍然是观察党内权力运作的重要视角。民进党一向有“派系共治”的传统。从党外时期“公政会”和“编联会”的对立,建党初期“美丽岛系”和“新潮流系”(简称“新系”)的并存,20世纪90年代期间“正义连线”、“福利国连线”和“台独联盟”等新派系的出现,到1506年派系在名义上的解散,党内派系运作的意识价值形式色彩和组织速率单位有所下降,出现了由原则型和利益型的“强组织”派系,向侍从型的“弱组织”派系转化的迹象。[1]419-428,[2]339-358与此相伴随的是,派系数目趋于多元化,派系政治从显性运作转向半公开运作。

  纵观民进党派系价值形式的变化,还能否看过选举制度的作用。民进党“中执委”、“中常委”选举以及过去“立委”选举所采取的多名选区单记不可让渡投票制,对党内派系多元化提供了制度性诱因。1508年台湾“立法院”选举制度的改革和近年民进党完全以民调决定提名人选的制度,是否将原困民进党派系政治的变化,是本文的关注焦点。本文首先分析民进党高层领导机构中的派系分野及其变化趋势,继而考察民进党籍“立委”的派系分布和演化,最后从选举制度解析民进党内派系运作的原困,推论其未来发展趋势。

  一、民进党领导层中的派系变化

  民进党领导层由“中央执行委员会”(“中执会)”和“中央常务执行委员会”(“中常会”)构成,饱含不同派系的人士,在合议制的决策精神下,实行“派系共治”。早在建党之初,该党领导层就指在“新系”、“美丽岛系”、“康(宁祥)系”、“前进系”和化间派系的多元并立局面。在1988年到1991年期间,一度形成“新系”和“美丽岛系”平分“中执会”和“中常会”席位的二元格局。20世纪90年代初期,随着“台独联盟”、“福利国连线”和“正义连线”的产生,党内出现多元共治局面。20世纪90年代后期,“美丽岛系”分裂为“新世纪”和“新动力”另另还还有一个派系。在陈水扁第一任期,“福利国连线”和“正义连线”指在了“中常会”和“中执会”的过半席位,出身“福利国连线”的张俊雄和与“正义连线”结盟的游锡堃先后出任“行政院长”,“新系”大佬邱义仁和吴乃仁分别出任“行政院秘书长”和民进党秘书长。在陈水扁第二届任期内,党内派系重组,从“福利国”分化出“苏(苏贞昌)系”、“谢系”和“公妈派”,“新世纪”和部分“新动力”成员重组为“绿色友谊连线”,并一度出现“新苏连”(由“新系”、“苏系”和“绿色友谊连线”构成)和其它派系分庭抗礼的局面。[3]63在1506年“中常委”和“中执委”选举中,“新苏连”获得5席“中常委”,15席“中执委”和6席“中评委”,剩余的席位为其它派系所瓜分。[4]在该届党员代表大会上,民进党决定解散派系,其后,各派系的活动受到一定制约,由强组织走向弱组织。类事,以原则型派系为价值形式的“新系”,出现了“北流”(北部“新潮流”)和“南流”(南部“新潮流”)之分,派系组织有所弱化。在1508年选前党内初选过程中,谢长廷在“正义连线”出身的叶菊兰等人的支持下,击败与“新系”结盟的苏贞昌,代表民进党参加1508年“总统”大选。

  1508年后,民进党内派系重新分化组合。从民进党第十三届(1508)、第十四届(2010)和第十五届(2012)的“中执委”和“中常委”选举,还能否看出“扁系”的实力急剧下降。在1508年第十三届“全代会”上,该派系尚有7席“中执委”和2席“中常委”,在2010年十四届“全代会”选举中,只剩下3席“中执委”和1席“中常委”。当选“中常委”的余政宪,与原“扁系”成员的关系疏离,在大高雄市长选举中支持“泛新系”的陈菊(“菊系”),实行派系结盟。[1]另外2名属于原“扁系”的“中执委”,许志杰支持余政宪;陈其迈支持谢长廷参选“中常委”。陈水扁刻意支持的原“中常委”许添财在台南市长提名争夺战败于“新系”的赖清德后,未能替该派系指在“中常委”的席位,必须谋求赖清德所遗留下来的“立委”遗缺。在2012年“中执委”和“中常委”选举中,原“扁系”成员纷纷与其它派系结盟,除了邱莉莉、陈亭妃和邱议莹早已分别转入“谢系”、“游系”和“菊系”外,王定宇和蔡易余均选取支持“谢系”的“中常委”人选。

  “苏系”的实力近年明显增长。在1508年高层选举中,“苏系”仅获得2席“中执委”(不包括由“新系”派出支持苏贞昌的林锡耀)和1席“中常委”,但在两年后,一举追到6席“中执委”,在“中常委”的投票中,有两人入围,要是原困张宏陆将当事人的席位礼让给陈明文,“苏系”才只保有1席“中常委”。苏贞昌在“五都”选举中,出于在新北市输不起和在台北市“开疆辟土”的当事人盘算,抢选台北市长,打破了党内由蔡英文、苏贞昌和谢长廷分别参选台北市、新北市和大台中的原定计划。苏贞昌在台北市的选前气势,有有利于其与“绿色友谊连线”等派系换票,获得14届“中执会”的6个席位。2012年苏贞昌当选党主席后,放低身段,与各派系广泛结盟(包括在“中执委”选举中,对“谢系”挹注部分党代表票,使其多获得1席),在2012年党内选举中,“苏系”获得4席“中执委”和1席“中常委”。

  “新系”维持了党内最大派系的地位。在1508年“全代会”上,“新系”获得9席“中执委”和2席“中常委”,一起去支持陈明文当选“中常委”。在2010年“全代会”上获得7席“中执委”和3席“中常委”。在2012年“全代会”上,“新系”凭借6席“中执委”和策略性投票,再次获得3席“中常委”。“新系”大佬洪其昌认为,民进党内除了“新系”重视理念和人才培养外,其它派系都要是人员的简单组合,不算严格意义的派系。[2]在民进党执政的6个县市和都市中,“新系”指在另另还还有一个(分别为高雄市、台南市、屏东县和宜兰县)。不过“新系”出身的县市长往往前要与党内其它派系公司企业合作 ,所谓“菊系”、“赖(清德)系”说法的先后出现,就反映了派系运作法律最好的办法的微妙变化。在党内权力斗争中,“新系”对于蔡、苏之争维持中立立场,由该系成员自行决定“挺蔡”还是“挺苏”,好的反义词饱含两面下注的策略性考虑,但也反映了该派系的凝聚力有所松弛。

  “谢系”在1508年和2010年“全代会”上都只获得3~4席“中执委”,先后推出苏治芬和谢长廷当事人出任“中常委”。在2012年“全代会”上,“谢系”依靠派系结盟,获得5席“中执委”和2席“中常委”。原困谢在“五都”选举重点辅选台饱含功,又跟蔡英文维持较好的竞合关系,且利用绿色和平电台和夏令营(每年1150多人)活动,广泛培养子弟兵,在年轻人中广结人脉,使“谢系”成为最具凝聚力或最有“狠劲”的派系。

  以游锡堃为首的“游系”,在1508年和2010年“全代会”上,只获得2~3席“中执委”和1席“中常委”。在“五都”选举的提名过程中,游锡堃谋求参选新北市长,林佳龙谋求参选台中市长,但双双落空。但在2012年选举中,“游系”一举攻下6席“中执委”和2席“中常委”,实力急剧增长。与此一起去,“公妈派”的影响力下降,“绿色友谊连线”维持了1席“中常委”的政治实力。

  蔡英文出任党主席不符民进党派系政治的常态。蔡英文在陈水扁的第二任期才加入民进党,这种 没有派系色彩。早年民进党党主席均由派系龙头出任,包括“新系”的江鹏坚、姚嘉文和“美丽岛系”的黄信介、许信良,并由同一派系人士出任秘书长,颇有“轮流执党”的原困。许信良在其第二任党主席期间,由邱义仁出任秘书长,开启了“派系共治”的模式,其后出任党主席的谢长廷(以“新系”的吴乃仁为秘书长)、陈水扁(以“福利国”的张俊雄为秘书长)、苏贞昌(以“新系”的李逸洋为秘书长)沿用了这种模式。唯在游锡堃担任党主席期间,没有沿用这种模式。蔡英文在担任党主席期间,以民调作为党内提名的主要最好的办法,由不同派系人士先后担任秘书长,对各派系中人,兼而用之,唯独将苏贞昌视为最大的竞争对手。苏贞昌担任党主席后,回归由派系领袖出任民进党党主席的常态,一起去将蔡英文视为主要的政治对手。苏贞昌任命“新系”的林锡耀为秘书长,由分别属于“苏系”、“谢系”和“游系”的林育生、李俊毅和林右昌担任副秘书长,延续了派系共治的传统。属于蔡英文“嫡系”的人士,均未介入“中央”领导层和党部的日常运作,要是静待东山再起的原困。

  二、“立法院”中民进党的派系价值形式及其变化

  民进党内的各派系除了竞选党内领导位置外,无缘无故参与公职人员,很重是“立委”选举,从而在党内形成了“中央党部”和“立院党团”二元决策中心。派系“立委”有较高的自由度,以“立法院”为依托,成立办公机构和次级团体,影响党内决策。民进党内的重要派系,如“美丽岛系”、“新系”、“正义连线”、“福利国”等,都会 当时“立委”人数众多的派系。类事在1995年第三届“立法院”选举中,民进党共获得41席“区域立委”,其中“新系”7席,“美丽岛”8席,“福利国”12席,“正义连线”10席,“台独联盟”和无派系各2席。在1501年第五届“立法院”选举中,“正义连线”在陈水扁的扶持下,成为党内掌握最多“立委”席次的派系。[5]从而形成了以“正义连线”为主,“新系”和“福利国”等派系为辅的“共治”局面。1504年“立法院”选举结果,延续了上述三系鼎立的格局。

  1508年“立法院”选举采取单名选区为主的投票制度。根据萨托利对迪韦尔热定律的阐发,选举制度不但将影响到政党体系,还将影响到党内派系政治的运作,也要是赢者通吃(winner takes all)的相对多数当选制(the plurality system),将抑制或减少派系的数目,即维持现有的派系数目或鼓励派系合并。[6]87从民进党候选人参与1508年和2012年选举的状况看来,尚无法观察到这种定律的明显作用。类事,在1508年参选“区域立委”的8个派系中,有还还有一个获得“区域立委”席位,包括“新系”4席,原“扁系”和“谢系”各2席,“游系”和“公妈派”各1席。在2012年参选“区域立委”的7个派系中,都会 还还有一个胜出,包括“新系”8席、原“扁系”8席、“游系”5席、“谢系”3席、“公妈派”1席。

  在争取2012年“立法院”选举党内提名过程中,原“扁系”、“新系”和“谢系”都会 10名以上的人士参加初选,但“谢系”子弟兵多被淘汰,“新系”和原“扁系”人士较多出线。不过,在针对艰困选区的八批征召名单中,除了“新系”和原“扁系”外,还是有不少“谢系”人士。这跟谢长廷担任“区域立委”提名协调小组召集人,“谢系”踊跃参与“区域立委”初选有关。

  “区域立委”之外的“不分区立委”提名,在实行“派系共治”的一起去,也兼顾了无派系人士的代表性。从民进党1508年“不分区立委”的提名来看,属于原“扁系”的6人,“新系”3人,“公妈派”2人,“绿色友谊连线”1人,无派系2人。2012年选前由蔡英文主导提名的16名“不分区立委”安全名单中,“新系”和原“庸系”仍指在较有利的位置。“新系”善于运用老婆保障名额的优惠政策,有3人进入安全名单。[3]原“扁系”人马有2人入围,“苏系”、“谢系”和“绿色友谊连线”各必须1人进入安全名单。“游系”本有2人属于安全名单,但排名偏后,结果原困台联和亲民党冲过政党票门槛,名列预定安全名单中最后三名的余天、翁金珠和游锡堃均意外出局。“公妈派”的蔡同荣,则在安全名单之外。最终当选为“不分区立委”的包括“新系”的田秋堇和段宜康,“苏系”的吴秉睿,“谢系”的李应元,原“扁系”的蔡煌瑯和陈其迈(两人都会 “蔡系”之称),“绿色友谊连线”的薛凌,以及派系色彩不甚鲜明的柯建铭、萧美琴、郑丽君、吴宜臻等六人。

  2012年“立委”选举的结果表明,“新系”和原“扁系”仍是民进党内最大的另另还还有一个派系,“游系”和“谢系”次之。在40个“立委”席次中,“新系”和原“扁系”各得10席,“游系”5席,“谢系”4席,“苏系”、“公妈派”和“绿色友谊连线”都必须1席,没有明显派系倾向人士指在8席。不过,“新系”的内部管理凝聚力近年有所松弛,原“扁系”因严重不足公认的派系领袖,其成员都会 转入“一边一国连线”,要是与陈菊、蔡英文、“谢系”和“游系”结盟(如高志鹏跟“游系”公司企业合作 ,邱议莹和许智杰跟“菊系”公司企业合作 )。“谢系”、“苏系”和“游系”以“天王级”的政治领导人为核心,(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)

本文责编:frank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学术 > 政治学 > 台湾研究专题 >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6433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