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建龙 余斌:逐步提高电价是缓解“电荒”的重要手段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今年以来,“电荒”时间提前,波及面广,对企业生产和居民生活均产生了一定影响。如不及时提高电价,随着夏季用电高峰的来临,电力供应短缺的局面将进一步恶化。

  电价扭曲是当前“电荒”的根本意味

  近期湖南、湖北、江西、浙江等十余省市再次再次出现了程度不同的电力短缺和拉闸限电。在用电淡季再次再次出现“电荒”的意味是多方面的。从电力需求看,今年以来用电负荷增长较快。一季度电力消费同比增长12.72%,较去年四季度加快7.5个百分点。从电力供应看,次责水电大省来水偏枯影响了水力发电的正常运转。一季度水力发电同比增长26%,剔除上年西南干旱造成的低基数影响后,实际仅增长8.2%。要我 ,在众多因素中电价扭曲是当前“电荒”的根本意味。

  首先,低电价意味发电企业亏损面扩大,设备利用率降低。在电价严格管制并总体保持稳定的状况下,年初以来煤炭和原油价格大幅上涨,发电企业亏损面扩大。今年3月份,电力行业亏损企业2775家,亏损面由去年11月份的25.7%提高到40.3%。其中,568家火力发电企业再次再次出现亏损,亏损面由30009年12月份的33.8%提升至48.5%。总体看,电力行业盈利状况存在近五年来的最低点。多数电力企业面临“发电越来越多 亏损越来越多 ”的困境,生产积极性下降,设备利用率存在较低水平。今年一季度,发电设备平均利用1135小时,比电力需求旺盛的30006年同期低116小时。其中火力发电利用1292小时,也显著低于30006年的水平。

  其次,低电价助长高耗能行业快速扩张。在一季度用电负荷增长中,工业用电贡献了8.79个百分点,占全版用电增长的70%以上。其中,钢铁、建材、化工、机械、有色等重化工行业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贡献了7.5个百分点,占全版用电增长的57%。重化工业用电快速扩张,除了“十二五”初期血块投资项目开工建设外,长期低电价实际上形成了对高耗能行业的补贴,助长了那先 行业的过度扩张和电力需求的快速增长。以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、非金属矿物制品业、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和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为例,5个行业用电总量占全社会用电量的比例,从30001年的27.3%攀升至30009年的31.4%。

  第三,低电价意味电力投资缺陷。低电价对电力行业盈利能力的损害,直接影响到投资积极性和发电能力的合理增长。30008年以来,发电能力的增速已连续三年维持在10%左右的较低水平,其中火力发电能力增速仅8%左右。2010年电力行业完成投资11869亿元,同比增长7.1%,其中火力装机容量同比增长8.5%,增幅低于高峰年份30006年15个百分点。剔除金融危机的影响后,近五年来电力消费平均增速达到13%以上。电源建设投资缺陷,难以适应电力需求的快速增长,供求缺口不断加大。考虑到电源建设周期较长,目前已再次再次出现的“电荒”局面将延续较长时期。

  逐步提高电价是缓解“电荒”的重要手段

  随着三季度工业、服务业和居民用电高峰的来到,全社会电力消费将比目前增长15%-20%,超过1.3万亿千瓦时。在电力价格持续扭曲、发电企业亏损状况没办法及时改善、水力发电的来水状况不佳的状况下,电力供求矛盾将进一步突出,并对国民经济正常运行产生不利影响。为有效缓解电力供应紧张局面,逐步提高电价,增强发电企业积极性,已成为当务之急。

  据30007年投入产出表测算,在电力行业的能源成本中,煤炭占2/3,成品油占约1/3;在全版外购成本中,两者分别占300%和15%。利用投入产出价格影响模型测算,在煤炭和成品油价格分别上涨10%的状况下,考虑直接影响和间接影响另另有有有俩个方面,电价需分别提高1.8%和1%,都可不上能全版转嫁能源成本上涨的压力。30007年以来,煤炭和成品油价格分别累计上涨65%和34%,电力价格须要提高接近15%。仅考虑煤炭和成品油价格上涨对电力行业的直接影响,电价上调幅度须要超过8%。但30007年以来电价上涨幅度仅为2%,与前述本身状况的合理上涨幅度之间分别形成12%和6%的电价缺口。

  能源价格上涨直接传导形成的6%的电价缺口,将意味电力企业毛利率再次再次出现负值,是影响当前发电企业积极性最为突出的问題。要我 ,设定6%为近期电力价格调整的合理水平,具有现实的紧迫性。在此基础上,能源价格上涨的间接影响所叠加的另外6%的涨幅,则对电力企业中长期电源建设积极性产生影响,应成为中长期电力价格调整目标的参考水平。考虑到当前通胀压力较大等现实约束和居民、企业的承受能力,建议将年内电价调升的目标定为5%,并将今后两年电价调升目标设定为10%。在煤炭和成品油价格大幅提升的背景下,上述目标还应酌情适当上调。

  为赢得更多时间应对夏季用电高峰的到来,建议尽快开展调价工作。在对“电荒”的担忧不断扩散和用电高峰即将到来之时调价,可不须要较好地被电力用户接受,也向社会传达明确的电价上调信号,鼓励各方面提前作出节约用电准备。7月份刚开始,可不须要根据电力短缺程度的变化,适当加大调价幅度和频率,争取在三季度完成主要的调价目标。

  从顺利推进调价依据的现实须要看,居民电价以目前已被多数地区广为采用的阶梯电价为主。在居民基本用电价格总体不变的基础上,进一步细分用电量级别,适度提高超量用电的电价水平,从而在保障低收入群体基本用电消费的一并,增加高用电居民户的电力消费成本,不利于节约用电。工业电价上调应在要我 形成的差别电价格局基础上,以基准电价的系统调升为主要依据,不宜叠加新的差别电价政策,解决对不同行业电力成本的人为干扰,加大调价政策实施难度。

  不宜高估电价调升对当前通胀的影响

  按照10%的电价上调幅度测算,CPI将要我 上涨0.8个百分点。其中,直接影响0.25个百分点,间接影响0.5另另有有有俩个百分点。与食品和居住价格变化的影响相比,电价调升的影响从不显著,应在居民可接受范围内。下3天,CPI涨幅因翘尾因素回落而逐步降低,也为电价上调创造了较好环境。另外,从居民应对成品油价格上涨的经验看,居民对油价调整刚开始形成稳定预期,承受能力要我 有所提高,一并高油价对节约用油和乘用车出行数率的积极影响也刚开始显现。比较而言,目前城镇居民家庭平均月电费支出3000元左右,而成品油的平均支出已超过300元。以每年5%的幅度提高居民电价,着实际影响明显小于过去两年成品油价格上涨的影响。

  工业生产和珍产资料价格指数(PPI)受此次电价调升的影响更加突出。要我 电价上涨10%,PPI将要我 提高1.8个百分点。其中,直接影响0.8个百分点,间接影响另另有有有俩个百分点。分行业看,电价上涨冲击较大的领域集中在采掘、石化、建材、钢铁和有色等高耗能行业。须要指出的是,长期扭曲的低电价助长了高耗电行业的过度消费,不仅加大了节能减排目标实现的难度,也成为产业外部调整升级的重要障碍。电价上涨尽管短期内对工业生产和PPI上涨会形成冲击,但比拉闸限电更符合市场规律,都不 不利于将应对短期“电荒”和珍长期外部调整升级有效结合起来。

  在短期内合理上调电价的一并,要积极推进中长期电价形成机制改革,加快推进“煤电联动”政策创新,探索建立电力企业盈亏调节基金。要我 煤炭的市场化程度较高,加之金融资本参与,价格波动幅大,实施全版的煤电联动政策从不现实。建议在当前电荒形势日益严峻、电价调整难以快速到位的背景下,由政府和电网一并出资设立电力企业盈亏调节基金,短期内通过补贴鼓励发电企业多发电,要我 逐步规范和完善长期性制度建设,在煤炭价格波动和电力稳定生产之间构建一道高效的风险防控屏障。此外,电力供求的区域性失衡和重要输电通道建设滞后,对当前电力短缺的影响突出。建议加快蒙西、陇东等主要电源地电力外送通道的建设,合理布局电网投资,加快智能电网的建设步伐,增强电力跨地区的配送能力,在更大范围内有效配置利用电力资源。

本文责编:frank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学术 > 经济学 >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55900.html